• 2008-10-17

    老年人零食

    李太太问,为什么不更新Blog?
    我想了半天,近日除了感冒征兆,昏睡若干时段……余下的也只得一个“吃”字。
    这位太太的口味在零食上跟我爹很近似——某种带有明显传统老年人款式的爱好。例如粘牙又甜腻的萨其马和糯米豆沙糕团,可以毫不停顿、瞬间磕完。最紧要的是,李太太欢喜在小河边对住河水树荫(号称风景),一边观赏,一边笃悠悠品尝。如果正巧电脑或IPHONE在旁,还要应景地播放一些日本老歌来佐餐。

    李太太站在碟店里,逼着我看大岛渚北野武黑泽明。
    其人口味飞跃,从日本无脑制服美少女,到各种法国新浪潮……罄竹难书。
    最爱跟着红白歌会大跳特跳,然后问我,那么你喜欢巴赫吗?

    以上李太太的部分告一段落,昨天我们吃了“小河豚三吃”,吧唧吧唧很香甜。
    一碗汤真是鲜美清润。

    今天鄙人继续在家码字。头疼脑热病状基本消失,心情大好!如今金融危机,可不能随便生病,否则没劲头工作就完蛋啦

     

  • 2008-10-14

    劈腿乐

    当劈腿预警开始出现,女人的反应为:
    1,当面问,不水落石出不罢休。该打该抽该分家产就继续;
    2,成为世界上最厉害的间谍,各种密码、户口名簿、身边朋友全部查遍;
    3,不断说服自己,相信一切不可能是真实的事件。
    最后以上3点人物,选择至少1次以上的原谅。95%。
    我很无聊地在回顾《康熙来了》,这种内容倒蛮过瘾。

    劈腿这回事,男女都有,没什么特质可以寻。
    只是我很诧异——事件男主角都费尽周章,例如伪造证件、千里迢迢去送机、早晚接送,找各种各样的离奇场所回复电话、联合所有朋友来骗人……也许劈腿本身并没有多少快感,只不过换汤不换药的另外一个人。但更让他们满足的,也许正是这种隐形间谍身份。在高度紧张中衍生罪孽快感,诸如此类。

    年纪大了,不知道别人如何,我自己,是愈发无所谓起来。
    妖魔鬼怪见得多,你只能理解为这叫作“人性”。人性复杂,忽然爱,忽然不爱,忽然丧失安全感,忽然要争取自由。只能劝自己好聚好散,享受时光算数。

    现在看亦舒小说,不大沉浸在感情片段里。
    小朋友看太多亦舒是不对的。她把女性都写得很有路数,但男人绝大部分都性格简单,框在框架里。有时候我常想,是不是我们总照着她的路线去找王永正或者家明,死心眼的要死,对其他女人都不多看一眼。或者就算有婚姻,突然发现自己爱上另一个,也要先离婚,再重新追求,为了一个光明正大。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这种人是不会从天上噶比掉下来的。
    他们是否存在……唔,他们的嗜好是唠法文、听巴赫、游历欧洲,大抵不那么好遇到。
    遇到也未必合自己胃口。

    我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当人生观不断被现实修正,只能说,嗯,大家都是这么长大的。

     

     

  • 2008-10-13

    艺术之旅

    我和李太,经常出现在超市这种地方。
    有售货员在背后叫别人,太太,太太。李太很顺势地回头寻找声音……
    我认为他对自己这个外号已经相当熟悉并且接受了。

    李太揸车,从798晃到酒厂艺术园区。
    作为一枚年轻有为艺术工作者,李太算是非主流中的主流,主流中的怪卡(请不要打电话问我这句什么意思)。
    当然了,他人品还是值得夸奖的(仅仅在这件事上而已),在观看艺术展同时,还充当讲解员。
    鄙人对行为艺术毫无认知,但对于李太讲解买卖购入之类的事情很有兴趣。
    如果有一天啊,我给李太买了100盒酸奶,搭成马桶形状,起名为《良好大便的前提》,请问这个作品能卖出去吗?
    也可以起名为《为了忘却的纪念》。

    酒厂艺术区养着各种各样的狗,几乎都很大只,很像羊。也可以看到孔雀被绑了个腿儿,撂在墙沿上……李太摆出各种姿势妄图让它开屏,我碍于友情没有当场嘲笑他,而是憋到了现在。

    老娘早上6点半起来赶稿,写到现在。
    目前打算出门溜达,去买罐晚霜,再吃点东西。
    因为写得脑子爆炸,且决定喝点小酒放松。
    最近口头禅:生活真是不容易的呀。

     

     

  • 2008-10-12

    没主意

    太阳真好,出去走走。
    早上起来写稿,一脑子浆糊,昨晚胃疼还隐约未散尽——跑去香山吃那家小馆,被招牌虾打到,胃里翻江倒海,全数吐尽。我这个敏感小胃对虾很挑剔,有时平稳,有时作祟。在这种颠簸之下还吃得勇猛,不得不说本人很固执也很坚毅(或者叫做贪婪)。
    像对待感情。哎呀跌倒,起来以后倒是一直反思。不过要是遇见下一位,大概还是欢欣鼓舞。
    人类欢愉无非吃喝色相,活到现在不亏本了。

    最近本人一直处于很励志的状态。
    接到手的工作略微多点,就觉得高兴。最踏实是钞票,虽然还都没到手,但有个憧憬总归好。

    电视里看到我妹的同学,小朋友并不美艳,但是乖巧懂事,叫我姐姐。就算日后不能当演员,个人生活也不会差。至于我妹……则天真无邪,也没怎么见过世界上的坏人。同学叫她带个发夹小礼物,孩子顶着大太阳就能跨半个城去找。对物质完全没有念头,吃什么喝什么统统叫随便。
    市面上还是有很多可爱的小朋友存在,跟她们共处很舒适。

    此刻突然想来碗云吞面,就去吃吧。

     

  • 2008-10-10

    困死了

    回家,冲热水袋,洗碗碟。
    困得叮当作响,想十五秒,认为还是赶紧把稿子写完是正经事。
    钞票一张张现出粉红色原型,在眼前跳跃。

    罐子里放了新买的UHA草莓和巧克力味道的牛奶糖。
    无聊时候摸一颗出来吃,又甜又香。

    晚饭不表,吃太多,想杀人。
    李太开了部一冲一冲的车,夹杂在车流当中,听着谷村新司……确实是有点洋洋得意的老派。
    本人得到了人生中首枚“钓娃娃机器”里钓出来的龙猫,圆鼓鼓傻乎乎。

    我要去睡觉。不行了。

     

  • 2008-10-09

    打错了

    虽然我交际稀少,但是电话号码也常常交出去给别人。
    以前的工作是最主要原因,大家名片飞来飞去,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
    在开心网上做个过测试,好像是说你都听过谁一开口就是“亲爱的”。我的答案是:only及其系列姐妹牌子的售货员,编辑,公关,淘宝店主。
    曾经有人教我,要多出去,多交际,否则怎么请别人帮你做事?
    教我的人早就不联络,也许他自己也忘记了。但对我来说算是编辑行业的操守名言。
    27岁过了大半,同陌生人倾谈还是犹犹豫豫的。

    电话丢了一次,就重新清理一次号码。
    保持联络的很少,除了姐妹淘、父母、前男友们、我的编辑,还有快递、修理工、开锁匠。
    于是冷不丁看到陌生号码时……总要先想一下,这……是谁呢?

    十分钟前,娇俏活泼陌生的声音问,菲菲吗?
    答是。又问,那么您是……对方笑了起来,哎呀,你不会吧……我的号码你都不认识?
    啊?真要命,我这种天生健忘能力超级的人,能牢牢记住的非常有限。
    我是某某啊!对方说,又问,你还住在炫特区吧?

    我说我没住过那儿呢。
    她犹豫了一下,哎呀,你是哪个菲菲?(爸爸!你看看,菲菲这种名字是有多常见!)
    随即大家都笑了,心领神会。那么多个菲菲,换了名片或者朋友的朋友,存来存去,到底是搞混了。
    我说那么再见啦。她说ByeBye。

    诸位,以后电话我,请自动报下名字吧。
    我的记忆力,常常不受控制的……作为它的持有者,我自己也十分愧疚。

    李太太从维也纳回来了。
    他表现出了“反季节水果”般的突兀兴奋,并且充满关怀,掏出一张三里屯地图给我。
    哪,李太太一边从包装袋里摸着饼干,一边教训道,这下不给你迷路的借口了!地图这么清楚,所有吃饭的地方都有标明。我看看他,再看看地图,还是觉得眼前黑压压。

    我问李太,能给我一张从我家到各个地区固定饭点儿的地图么?
    丫鄙夷地哼了一声。

     

  • 2008-10-07

    喝点酒

    上午收到朋友送的两瓶蛇龙珠红酒。
    怎么说呢?唔……味道似我的性格。有点醇,敦厚的,又非常平和,好入口。
    没有什么特别,但几乎人人都喝得过,这就是唯一的特别。
    半瓶下肚,不亦乐乎。

    不用写稿的一天,十分松散。
    明天继续加快做事,还有一大堆稿子需要写,周末大概没功夫加班。
    稿子送出去,也不知道会不会用,会不会变化。但送出去比没机会好……高生那句“才华展现需要每天有工开”简直要哪来当座右铭。既然不爱坐办公室,又患有社交恐惧症,勤奋点写字也属应该。

    啊~~老子现在去洗脸,做面膜,安稳睡眠。
    积极上进好青年呢!

  • 2008-10-07

    继续吃

    一。
    三更半夜十分渴望水煮鱼……这种天气,吃点汤汤水水热辣辣的比较温暖。
    其实我也知道,秋燥到来,明明应该多喝点滋润汤水戒咸戒辣,无奈嘴里欠缺滋味。
    最后当然没勇气披上衣服下楼(百米之外确实有两间餐馆,涮羊肉与川菜),讪讪地嚼两片苏打饼干算数。
    看几集《奸人坚》,片头曲开始唱“贱格,贱出新意思……奸到出汁,奸到起角……”,就知道此剧如何惹人笑哈哈。黄子华这个贱物啊,真是精粹。

    二。
    此时此刻,明明应该来点卤味作搭配的,对吧。

    三。
    写完功课,快点去超市。
    中午吃顿豪华大餐,就,老娘自己买汤底回来灼鱼片吃。
    即刻眉飞色舞起来。

    四。
    再炖个梨,晚上当甜品。

     

  • 2008-10-05

    有点冷

    一。
    天气开始冷,煮着一壶普洱,配玫瑰豆沙酥。
    能喝上一整天的茶,乱七八糟,频繁次数媲美英国人。

    二。
    明天出门去买只电暖袋才行。否则为了御寒一味吃吃吃,很快就什么衣服都穿不下了。
    冬天衣服贵,不值得这么干。
    H小姐每年天冷时都说,电热毯是独身女恩物。
    我在上海生活,住校多年,冬天没有暖气,夏天甚至没有吊扇,也嘻嘻哈哈过来了,所以总认为无所谓。
    但太有食欲到底不是什么好事情,另外冻脚爪也不好。咱们身边没有二十四孝男友随时抓过一对脚踹在自己怀里,还是厚实棉袜比较靠谱。棉袜有棉袜的好处,顺便去个死皮擦上乳霜套着棉袜过夜,保证一周后效果显著。

    三。
    这么闲散地写Blog,当然是因为还有很多稿子没有写完。
    为了各种吃食、御寒物资、房租、水电煤气,鄙人还是清醒点赶紧去干活吧。

    四。
    有点想念我的毛绒熊Asahi。紧紧拥抱它,比较容易睡得安稳。

  • 2008-10-04

    选择

    一。
    和李太太漫步超市,停在海鲜摊档前。
    他以吃客过来人的身份大讲特讲,“哪,挑新鲜的鱼,最重要是翻开腮看一看……”
    我问,那么其他的海产,要怎么看出新鲜与否?
    他想了想,多看多吃啊,看多了吃多了自然有经验。

    二。
    望着一排被急速冷冻的虾,我在脑子里嘀咕,多看多吃有屁用。
    挑男人这么多年,仍然是一头雾水。
    原本你以为这次吃亏,下次总能好过点。谁知道次次都会遭遇不同挫折,经验二字像是白写出来的。

    三。
    有小友在MSN上跟我讨论老男人。
    李太金句,男人就怕不要脸,比不要脸更可怕的是没有脸。
    老男人可以用嘻嘻哈哈的语气来问,做我情人?一时真假难辨。直视他双眼想看出个究竟,笑意盈盈。逼视这招根本没有用。大风大浪都经过,又不是杀人放火,洗劫账户,说两句话死不了人。
    种种说法,简直能编排一本坏人婉转台词集。
    “我有固定女朋友(或太太),很多年了,没什么感情,但总要对人家负责。”
    “再下去我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肉体早就控制不了了),陷下去对你我都没有好处。”
    “不要再见面了,我不想耽误你。”
    你完全不知道他们的圈是怎么绕出去又绕回来的。
    派出去谈判是有多好,保证敌人个个倒下。

    四。
    往往踏到人生这一步,更加迷惑,左顾右盼都没有救兵。
    此刻捧住一杯茶站在阳台上,外头黑擦擦一片,大楼的灯光此起彼伏明灭有序。
    我知道自己所有弱点,譬如感情事,有时候难免也会自觉窝囊到不行。
    像是累得要死的骡子,被吊了根胡萝卜在前头,咬一口,继续赶路。

    五。
    人生路口到处都是选择。
    开始只是想放纵一下,沉溺点,哄自己开心。
    后来不小心成了习惯,转头又难。

    六。
    谁让我爱吃糖呢?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