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1

    日常生活

    一。
    喜悦。
    她想穿一条明黄的丝质裙子,搭一条奶白及膝丝质长颈巾,穿一双白幼皮绳凉鞋,戴黄金镯子,见他。
    她在酒店等他,等到睡着了觉。铃响的时候她跑下去见他。
    得得得得,她趿一塑胶拖鞋,穿一件大码的“拯救席扬”的T恤,一条旧运动短裤,左手戴一只夜光塑胶手表,右手拿一条洗脸巾。
    他说,时间不多了,我们就到外面进餐吧。
    她已经整整八年没见过他。
    (黄碧云,《温柔生活》之二,“爱人”)

    二。
    喜悦有很多种,等待,被等待,分享,被分享。
    和女友们在咖啡店早餐。谈工作上遇到的愚蠢荆棘,各色人物,眉飞色舞。
    在我们身后的女人,自顾自喝茶吃三明治,嘴角都是笑意。
    她在听我们聊天。她喜欢听我们聊天。于是我们也故意聊给她听。
    这种默契,遇上了,就是城市中引人愉悦的细节享受。

    三。
    在hotmail里找邮件地址,赫然看到他的名字。
    我们10年前相识。仅仅是朋友,却又唯一一个阴差阳错在我家吃过饭的异性,据说在我爸的逼视下十分忐忑。
    一眼望去,便知是那种花心得很快话的人。
    能从石康小说里找到的款式,辜负很多姑娘,也曾经一往情深。
    那年我们常常一起喝酒,胡说八道。从他们身上,我开始认识到男人远比我们想象中幼稚、天真、蠢钝、不知所措。我们站在同一个层面,谁也不比谁更强大,因此也不应该格外依赖。

    四。
    上上个月,我听说他死了。酒后驾车,追尾一辆大卡车。车上其余人都逃了出来,而他则葬身火海。
    我还记得那笑嘻嘻的脸。不英俊。但招惹女孩喜欢。
    直到去巴厘岛度假,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梦见他仍然笑嘻嘻地拍我肩膀,都是逗你玩儿呢。

    五。
    我想起来他到我家吃饭。
    明晃晃的夏天,穿了件松松垮垮的海魂衫,在上海闯荡了不过一两年。
    后来他也没有变成一个讲究的好人——那种具有足够义气的,说一不二的好人。
    但我目睹过他曾经青涩的样子。不坏的样子。小聪明的样子。得意洋洋的样子。失落的样子。
    我想念他。像是想念自己的青春。
    没有疼痛,无比空洞。像是麻醉后脱掉的牙,或被挖掉一大块的生日蛋糕。

    六。
    开始独居。兴致勃勃。
    在摩羯座心里,总有一小块秘密领地不容触动。始终我们无法亲密到没有缝隙,那会窒息。
    仍是最好朋友。只不过在较为年轻时,大家不懂得距离的美好而已。
    重新来过,也不为错。


  • 2010-06-14

    关于享受

    一。
    西西在问答里说,香港没有童话,没有诗。我们的女孩子不会变成南瓜,什么都不会变;反而像童话里其他的女孩子,都想穿玻璃鞋,宁愿削足适履。不同的地方是,童话里她们不合穿,我们却可以穿。
    《像我这样的一个女子》。放到如今看仍然十分顺眼。
    不用艰涩的字眼。不说教。现实。简洁。
    这个1938年出生的作者,文字令人愉悦。我觉得开心,要知道如今能读的东西真是不多。

    二。
    20号去香港,算是出差。
    只想去逛一下天地书局,买一堆黄碧云,陈冠中《香港三部曲》,乃是满足。

    三。
    爱上成熟的橙子味道,有点涩苦,清高得来也不过分。
    年纪渐长,开始欣赏爱马仕气味。
    在电梯里和庄大以及阿曼达讨论,根据调查,男人最爱简单的柠檬味,闻起来清新。
    所以跟他们要置什么气呢?跟幼童一争高低,到底也不太能瞧得起自己。

    四。
    上回瞧见叉叉戴了个美丽的国产手表,真洋气。
    动了点心思,想买快玫瑰金表盘的上海牌。

    五。
    和密友们回忆最爱港产片。
    爱情小品令人欲罢不能,奚仲文、高志森、陈可辛、张婉婷……个个导演都是心头爱,小聪明与小细节,我们不需要剧烈起伏,只一点甜和鲜,已经足够。
    可惜越来越少,如今的电影,不谈也罢。

     

  • 2010-04-17

    吃饱了

    一。
    我在想健身卡到底去哪儿了。
    虽然倒春寒一而再,再而三,但毕竟夏天还是即将到来。
    李太,游泳池的水太凉了,我们还是半个月后再考虑这个问题吧。现在我现在只想每天去走跑步机。
    又及,你应该还愿意看到我穿热裤的情景。别再逼我吃超级大粽子了!

    二。
    好,来谈谈超级大粽子。
    李太认为只有两广地区的人才懂得粽子的真正意义。
    一个大约两斤那么重,绿豆,肥肉,糯米混合产物。煮了大约40分钟。
    真是……当我从新闻图片上看到世界上最大的兔子时,有类似的惊讶。

    三。
    嗯……好吧,李太吃得很香甜。

    四。
    一边写稿,一边看欲望都市。
    重温它时总有点想哭。谁在乎它是不是会降低全世界女性的智商……大家都是傻着过来的。
    或者现在仍陷于傻的深渊。但那又怎么样呢?
    当我临近三十岁的时候,我想,傻着过或者聪明着过,只要是真实经历的,都还不赖。
    此片的重点在于友谊。
    当然,还有第六季,Carrie在巴黎酒店等俄国人等到睡着时穿的灰褐色裙子。范思哲高级订制,真美丽。

    五。
    冰岛火山大爆发,可怜的H小姐被困在北欧。
    她只能安慰自己——200年一次哪。
    大董找了一条新闻,根据科学家预测,火山灰引发的欧洲空中交通堵塞,可能在半年内都络绎不绝。
    “H要在欧洲呆半年么?”她问。“也许辗转坐火车或船,呃,3个月?”我道。
    H我们很想你,快点回来,快点快点。

    六。
    今晚写掉两篇稿子,看完半本书,就这样。

     

     

  • 2010-01-14

    兵荒马乱

    一。
    最近几天有种兵荒马乱之感。
    BUS被强奸,惯用的谷歌要撤退,章小姐的八卦因为“头皮发麻”而让人联想其红色背景——对于纳税人们来说,听到上千万的Tiffany,很容易猜想其中是否可能有自己交过的一厘钱。
    更不要说多么想念美剧们。

    二。
    李太从日本回来,扯了鲤鱼旗,挂在钓鱼竿上满屋子飞奔。
    遂可以看出六本木之夜多么尽兴,以及抹茶奶油吃多了是什么后果。

    三。
    当我采访高圆圆时,我觉得她很像雪BIU。
    当我看到戴着墨镜的江一燕时,我差点直接叫人家雪BIU。
    你们文艺少女长得真是……

    四。
    写人物很淤塞。看了一大堆《志云饭局》。
    可能受港台文化影响,我一直很难把明星“拔高”了写,只爱朱自清《背影》式的白灼滋味。
    而有些话,例如陈志云问郑裕玲,听说立了遗嘱?想没想过怎样算是理想死法?若前者不是无线电视总经理,换成阿猫阿狗小青年,这种内容好难讲得出。

    五。
    然后还得继续跟“拔高”战斗,苦不堪言。
    急需补脑。

  • 2009-12-06

    零星

    一。
    看最新的《Gossip Girl》。
    跟H小姐讨论,这出青少年剧集中,跟朋友3P是平常的,轧一脚当已婚男的小三是要遭雷劈的。
    所以婚姻这种东西还真了不起。

    二。
    黄子华笃栋笑里说道,你们女人很喜欢用“从来”造句。
    例如,“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或者“你从来都没有爱过我。”
    我个人就是这种句式的热爱者。自觉有入戏太深嫌疑。
    有没有人想过,这种话照镜子时默默演练的机率特别高?

    三。
    因为要写温岚的稿子,在听她的新歌。
    《不要爱上我》,很张震岳,很呢喃,很顺耳。

    四。
    还是黄子华,他归类人生不过两句话。万试万灵。
    “好出奇咩?”以及“系咁个啦。”

    五。
    然后翻了记录本,发现竟然明天要交出去7000字的稿子。
    人生之起伏,十有八九。

    六。
    据说陈辰小姐在主持时亲口说身边的章子怡“阅男无数”,后者愤而提前离席。
    在这种社交一下下的活动上,男朋友的问题人家不答嘛就算了呀,何必啦,又不是靠这个拼业绩。
    谈八卦没有那么简单。陈小姐什么铺垫都没有,连交情都没有,走这种路数不就等于撞墙。
    万一人家转头说,“你也不少”,那也……蛮闹猛的。

     

  • 2009-12-01

    小小说一下

    一。
    最近有很多错过,错过飞机,错过出租车,错过香奈儿,错过吴彦祖。
    有时候也觉得是不是连自己都错过了。

    二。
    大脑空顿,不想说话。当然这都是自找的,安排了太多工作。
    但是我们都知道,干物女们很多是都是被迫——在10小时的工作后,如何兴致勃勃再投入各种其他活动?能裹着棉被看看美剧就觉得幸福。
    这算是容易满足,还是不容易满足?是个难题。
    别说不挣钱了好好休息的傻话。你试试看休息一个月看看,新人辈出,到时候哭的力气都没有。

    三。
    我确实觉得没话说了。如果日子活到这种地步,是不是也失败了点?

     

  • 2009-10-01

    回归

    一。
    今日天气好得出奇,到底是国庆。
    在晴朗与晴朗之间,有飞机大炮坦克。我不大看得懂这些,却仍然觉得高兴——这种高兴,在本国人之外是不明白的。有时我们自己也不明白。
    在此之前,市内交通管制数次,地上地下皆不能走动。
    邮局排队,银行排队,超市里可口的食物全部售罄。
    然而就算吃着方便面,此刻,还是释然了。

    二。
    从香港回来,累得半死。此后半年不能逛街。
    在2个半小时的SPA之后,忽然所有隐藏的疲乏都出现了。
    无论如何都睡不醒,软绵绵的。

    三。
    明日风尚本期里有本黄碧云最新小说册子和采访,不要错过。
    煮杯咖啡慢慢来看,看着看着盹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累,从内到外。
    黄碧云道,孤独绝对是一种自由。
    也是摩羯座的自由——很多很多时候,我享受这种感觉。尤其随着年纪渐长,明白世事往往不遂愿之后,连痛楚也能挨出滋味。似乎在我们这个星座的人心里,都有某个部分不能分享/分担,需要保持距离才能自在。
    我总觉得,人和人相处,拣自己喜欢的那部分来接受就好,为什么要强迫对方跟自己一样?
    没有任何是出自爱的。如果爱,怎么舍得让对方为了这些痛苦?

    四。
    还是困,困到不行,明明已经睡了很多个小时。
    也许是心里累了吧。
    明日离京。

  • 2009-09-18

    即将动身

    一。
    由于写了太多人物稿子,我有种想要吐的感觉。
    在稿子与稿子之间,我分别扮演了男采访人,女采访人以及虚拟采访人的角色。
    是有点儿神经错乱的……加上肩膀疼得要死以及大姨妈来到,整个人呈现出某种脱离现实状态的意向。
    简称飘,起来了。

    二。
    我觉得很对不起我的编辑。
    她请我吃饭,给我带礼物,结果我还是写不完,令她焦虑。
    真是愧疚。

    三。
    话说我写了许多稿子,但是每个标题和导语都写得很混。
    有些人可能天生缺乏煽动力吗?

    四。
    离出门还有2天。活儿……能埋死人。
    对于本星座的强迫行为,束手无策。

     

     

  • 2009-09-10

    最近在干吗

    一。
    采访冯德伦先生。由于其沉思时间太长,足足讲了1个半钟。
    哥们说,有句话啊,我不知道怎么用国语说,你给翻译一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目前此人的,爱情态度。既是有成亲齐家的需要了。
    然后他又说,啊,我妈从小就教我,哎我也不知道国语是不是念得准,是“成事在人”。
    原来我一直觉得这些话用国语说应该挺顺溜的,原来粤语更顺溜。

    二。
    被通知去香港,然后打算干脆绕一圈越南,不知是否成行。

    三。
    被询问可否用广东话采访,因为某女艺人虽然国外长大,但英文不行,国语不行,只能说广东话。
    所以我还是决定好好学习这门语言,去加拿大生活至少是没问题了。

    四。
    看看艾格小姐的存款记录,啊,充满了敬佩。
    一个吃货能攒下钱来多么不容易!
    此人今天明察秋毫地发消息说,啊哈哈上周那篇稿子其实你根本就还没写吧……
    被揭穿是心痛的。其实那稿子一直都在我脑子里噢!

    五。
    最近北京城四处戒严彩排,同学们能不溜达就别溜达了。
    平价连锁酒店也都基本号称客满了,所以想要国庆来北京欢庆的那些人,真的,别折腾了。

    六。
    自从被提醒查一下稿费税率后,我突然发现,侧那,老子缴税绝不比任何一个靠工资吃饭的人少!
    一想到被扣去的钞票,总有种撕心裂肺之感。

    七。
    现在决定去卸妆、上床,看看杂志然后迅速睡觉。
    明儿早起,继续干活。谁让我是爱赚钱小姐呢?

     

  • 2009-08-24

    没心没肺

    一。
    简单来说我不喜欢口头搏斗。
    但是又不得不——总有拎不清的客户蹬鼻子上脸。
    我常常内心演出很多戏码,例如把他们都揪到几十层直入云霄的大楼天台,按着他们说,请看清楚这个现实世界吧!你们以为自己是谁啊?!
    但说实话,往往这种情景的诞生,是我自己按着自己说一番如上对白。

    二。
    去朋友的派对上,吃了20种cheese。
    有一种“欧洲臭豆腐”,堪比王致和。吃完以后产生了到处去亲别人面孔的欲望。

    三。
    目前无心工作,只想睡眠。

    四。
    在我的桌子上,经常摊着各种物件。
    李太不屑地表示,养猫养狗,还是先把你自己养干净再说吧……
    他这种人没有办法领会开小差的乐趣,比如写美容稿写得高兴,顺手把指甲油拿出来涂一下,或者从未尝试过的口红。诸如此类。很多资料也要查啊——层层叠叠是难免的。

    五。
    李太看到了一部让他快要热泪盈眶的电影,叫做《Disco》。
    顾名思意,就是那种喷发胶穿得闪亮亮之约翰屈伏塔之油脂造型了。
    李太说,这真是我啊!
    我决定下次碰到古怪的紧身亮片怪衣服一定给他买一件,让他使劲跳,尽情跳,跳跳跳。

    六。
    点解这是个主要攻读过“美学”学科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