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11

    喊口号

    H小姐被供应商欺负,一整天气鼓鼓。
    我再抄写了奸人坚的一句金句给她,以振士气!
    以和为贵,迟早乞米,三十六著,恃强凌弱。 

  • 2009-08-07

    小周末

    一。
    李太最新绰号“弄潮之男儿”,踏上了十天潜水路程。
    为何李太会变成李弄潮呢?在泰国游的时候,他的墨镜被一个大浪冲走了。
    当我们提起时,他说,是在我弄潮的时候,丢的。
    李太说,弄潮听起来就是有文化的词语,至于是否使用年份已过期,他才不管。

    二。
    前两天让我帮改个什么中文的东西。
    在电话里文绉绉道,润色一下。我愣是重复了数遍没听懂。
    此人说我没文化。

    三。
    在李太,啊不,李弄潮远航之际,鄙人已经排出了连续一周采访工作表。
    买了一些人物纪录片回家看,BBC拍摄英女王的一天,或者香港电台出品之香港电影百年回顾,十分过瘾。
    和编辑讨论装卫星天线的重要性,大家原来都揣着一颗文艺心,谈起市面上恶俗电影,谈得心都痛了。

    四。
    通过前前前周的数次痛苦改稿,意识到不能再写流水稿了,还是得认真点。
    所以从头开始,好好研究资料,无论几百字还是上千字。
    又及,补习英文好重要啊,好重要。
    在我心里跟减肥是同等地位。

    五。
    在天涯上看一个写香港文化男性的帖子。全都喜欢。
    最有劲就是黄子华,一部《男亲女爱》怎么都看不厌,粤语版能笑抽抽过去。
    《奸人坚》都好贱格,“有恩未報未算差,有仇不報正人渣”。
    如果能坐着时光机回去,我想看看中产阶级崛起的香港80年代,那个黄金年代。

    六。
    小RING刚在MSN上说,要买高跟鞋防身,最近主持的歌友会都是高个,比如梁咏琪。
    今天工作的时候正好跟大家闲聊,席间有高妹,遂如遇知音,相互诉苦,说了一大堆读书时候的倒霉事。
    真是人间处处有烦恼。啊。

    七。
    然后也没什么话说啦,饿。

  • 2009-07-30

    咻咻咻

    一。
    早上8点25的飞机,我定了5点30的闹钟。
    然后它按时响了,然后我醒了,然后我把它按掉了……再然后睁眼,7点12分。
    连奔带跑,李太太跟在后面帮我收拾,7点24分坐上出租车。
    带着哭腔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快点。
    外头雾茫茫啊雾茫茫,广播说请司机们放慢速度,保持车距。

    二。
    但是稳重的司机叔叔和仁慈的上天,让鄙人有幸在25分钟内赶到机场。
    就是说,我还有5分钟可以领取登机牌。
    可是啊命运的考验往往是复杂而多角度的——无意看了眼购票信息,赫然发现了8点15这种可怕数字。
    这种沮丧,同学们,那简直是巴黎铁塔反过来倒过去啊。

    三。
    但是,为什么要专门拿出来写个blog呢?
    就是当我已经过了半小时前领取登机牌的时段,小心翼翼地询问是否可以改签时,竟然被告知快点给你改另外一班8点半的国航(我买的是上航),而且一分钱也没加。
    啊,失而复得的心哪,特别是经过安检以后,巴黎铁塔又倒过来翻回去了。

    四。
    再后来啊回家了。
    可是因为太匆忙,没有带任何彩妆品。正在犹豫之际,鄙人的妈咪变出了一套Lunasol彩妆。
    且是我最爱之大地色系。包括唇彩以及提亮闪粉。
    据说是别人送给我爹的,我爹很有意识地给我留了下来。
    感谢诸位亲朋好友的援助。

    五。
    固定去afternoon tea报到,吃过橙子樱桃巧克力蛋糕以后内心愉悦无比。
    跟阿叉相互交流了一下一年内的各种八卦。
    两个路痴完全没有长进,还是那么的,痴。而且似乎愈发严重。

     

     

  • 2009-07-13

    小闲话

    一。
    昨天下雨天,去CHANEL看手工作坊展览。
    要多美丽有多美丽。坐在那儿看山茶花怎么被做出来,背后听到这样的对白:
    女:呀,这个挺好。
    男:啥好呀?
    女:给俺儿整整不错。
    男:啥呀?
    女:手工艺呗。

    二。
    不知道COCO女士本人听到后,会否从坟墓里爬出来。
    但是换个角度看——隐约记得三联采访名牌买手说,我们的顾客里有很多煤矿主老婆和暴发户,看似不适合我们的品牌,但换过来说,也是我们帮助她们提高品味,至少她们有这种意识存在。
    这种“换过来说”的意识十分要得。
    某种质素的提升,需要大家一起努力。最讨厌那种又要赚钱,又鄙夷顾客的嘴脸,是对职业道德的不尊重。
    在我愁眉苦脸面对稿子和各种难搞人士的时候,H小姐总在MSN上给予我力量。
    “看在钱的份上!想想账户上数字不断变化的样子!”
    然后我就立即欢喜释然啦。

    三。
    过了另外一轮儿,还是做花朵的手工师傅旁边,两女谈心事。
    大意就是感情问题,总之男人辜负女人,女人日渐衰老,“以后到了四十岁怎么办!”这样。
    我也不知道为何她们要坐在人家师傅隔壁谈心。
    即使法国人本人听不懂,也是对人家的不尊重——人家在叠花朵给你们看,你们兴高采烈谈自己的事情是想怎么样?
    旁边公关神情好尴尬,向你们表示同情。

    四。
    和李太去食品店买肉(我们家冰箱里,除了肉就是酒,真作孽啊)。
    毛毛雨。李太不知道什么地方来的想象,站在旁边伪装成手里有把雨伞,有模有样地抖一下,做出撑开动作,还故意往我这边挪了挪。“来,我们假装有把伞吧。”
    然后从店里出来,我们又玩了一次。
    ……

    五。
    后来在超市看到做成人头模样的巧克力(点解?)。
    二人讨论道,到底要怎么吃啊?!生啃吗……

     

     

  • 2009-07-08

    好热

    一。
    买了本朱天文的《巫言》,三页,就没再看下去。
    最近除了干活,就是歇着,脑子里头没有更多余地周转其他事宜。
    有个暴躁小友一直留言骂我,颇为摸不着头脑。小友道,“你们这些有话语权的”,啊?我也算?
    我很想问问她,我的话语权在哪儿,点解我自己从来都没看到。

    二。
    上段最后两句有装B嫌疑,算啦,整天把话说出去了再考虑是不是装B的行径,本身也是一种装。

    三。
    处于这个社会,讨好自己要比讨好别人实惠得多。
    可惜这种道理即使明白,也很难实现。

    四。
    月底返沪,想念妈妈爸爸。
    身份证貌似遗失,真正作孽,哎这次可否拍张顺眼点的照片。
    是不是可以去趟杭州跟姚记喜相逢一下。

    五。
    和李太去百安居买钉枪和铆钉——修理他那只装着筹码的小箱子把手。
    这个人说,啊,你知不知道,男人看到工具啊,就会非常兴奋!男人就应该会修各种东西!
    然后他成功地修好了小箱子,中途把餐桌敲出一个洞洞眼。
    据说以前替人家把洗衣机水管接到水龙头上,一用力,把水龙头从墙里掰出来了。
    有时候我也觉得很可能他是反骨三太子哪吒投胎……
    爱吃牛羊肉到底是长力气。

    六。
    我在外面走路的时候,脑子里经常充满各种写BLOG的念头。
    但是一坐在电脑前,就立即化了。

     

     

  • 2009-06-03

    埋头写写乐

    一。
    本人的各种服装编辑和美容编辑们,常常说,啊你天天写真是厉害。
    我对于她们天天抗着一大堆东西来回走使劲拍照,也觉得不是一般的强悍。
    所以总结下来大家都不容易。
    愿辛勤工作的人们,能得到应有报酬。

    二。
    最近陷入了看电影的爱好。
    人人都爱《星际迷航》里鼻子很高人中很长有个噶比蘑菇头的史巴克。
    这年头长得性格才是王道。其人外表严谨有逻辑,内心燃烧着熊熊小宇宙,简直就是摩羯座的真实写照。
    所以我也喜欢,是有多么亲切呢。

    三。
    治疗失眠的最佳方式大概是看书。
    买了本朱天文的《巫言》,文字甚为美观。作为一个长期被杂志占据大脑的人,近些天来初次感受到了阅读愉悦。
    可以在阴天的沙发上,逐字逐字享受。

    四。
    每到此刻,听说人家去了诚品,就很嫉妒。
    可光去没有用,还要带足弹药,买个痛快,最后在超重的情况下死拖回来。
    于是就动了买个电子书的念头。

    五。
    我想说我很饿。
    还是喝点酒吧——眼看着家里的存货都要喝完了。
    诸位亦舒爱好者们,每当看到英俊男主角扛了两箱粉红色香槟到女主角家当手信的时候,是个什么心情呢?

     

  • 2009-05-23

    李呱呱

    一。
    作为一个太阳天枰月亮金牛的异类,李太之爱美爱吃,罄竹难书。
    一行衣服,最鲜最骚的颜色花样,必然要被他提起来仔细观望。什么桃红明紫草绿,统统让人眼睛即刻盲掉。
    去普吉旅行,同船上有个日本老头,穿条黑白豹纹大短裤。李太一路望着,目不转睛,顿生羡慕。
    于是我答应去淘宝给他找找看……要在本城男装店里买,实在有难度。
    事实证明淘宝上也没有这种怪玩意。

    二。
    由此,李太也称“李爱美”,或者“李骚骚”。
    李爱美吃过果子狸,吃过毛蛋,吃过长颈鹿和油炸虫子……
    我对李爱美说,那么,你会不会跟变形记一样,早上起来就变成了一只虫?!
    又或者看《地球停转之日》,外星人来袭。我说李太太如果有外星人,你会保护我吗?
    李爱美想了想,眼睛发亮道,呀,不知道外星人好不好吃。
    在李爱美的脑子里,外星人吧,可能跟鱿鱼章鱼墨斗鱼差不多。

    三。
    由此,李爱美也叫“李能吃”。
    李能吃严肃的表示,鱿鱼啊,是有尖尖角的!墨斗鱼啊,可是没有这个的!章鱼啊,章鱼是那种日本卡通里面头上绑头巾的!

    四。
    李能吃是个死瘦子。漫不经心的看着表说,离吃饭还有半小时哪,先来碗面垫一下吧。
    但有时候,一整天进山不吃也行。基本上是属骆驼的。

    五。
    李能吃有个很大的嘴巴。据说表演过吞拳头。
    由此,李能吃也叫“李大嘴”,除了吃,还相当的唠叨,堪比唐僧。
    加上偶尔对中文的不熟练操作,在接受其碎碎念的同时还得解释各种话的具体意思,不然很可能吵个半天,最后发现是理解错误……
    问他,李太太你不说话是能死么?李太太毫不犹豫,是的!

    六。
    由此,李大嘴又称“李呱呱”。
    每次看亦舒我都心痛,沉默高贵只穿黑白灰的家明呢?
    偶尔李呱呱也表示,当然薄底皮鞋较好,手表要那么花哨干嘛,黑白两色最佳。巴赫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如果你愿意,我们去露营,读小诗歌给你听。
    李呱呱不会拉小提琴,但是会弹钢琴,物理读得也不错。
    还专门跑去日本学怎样传统炼铁铸刀……虚荣又好奇的我,听闻此事,踏上不归路。

    七。
    为何会在脾气上如此南辕北辙,实在无法言述。
    其人许多恶劣言行,按此不表。

    八。
    李呱呱有时也很无奈,原本他不知道,摩羯座是这样不苟言笑的星座。
    一切浪漫都配合不到。鄙人最愉悦之刻,是看网络银行上有没有新数目入账。不喜欢听电话更不喜欢打电话,永远不喜欢主动去问,喂,你在干吗?想我来没?
    李呱呱说,也不知道你爱不爱我。
    于是,偶尔也要配合着演出吃醋戏码。有时好玩,有时很辛苦。

    九。
    吃完晚饭,李呱呱在沙发上看Discovery,我看书。
    李呱呱道,老婆仔,你读书给我听好不好呀,读给我听吧。
    我看看他,也想不出说不好的理由。就开始读,“上一次来,吃得最香的反而是猪油拌面……”我正在看蔡澜,这种内容,读出花开也浪漫不到。
    最后大家一起畅想起吉隆坡那家茶餐厅的烧鹅腿,还要喝酒助兴。

    十。
    我和李呱呱为何会看对方入眼,实在是很难讲明的一件事。

  • 2009-05-11

    一个海岛

    一。
    在机场迅速看掉岛田庄司《占星术杀人事件》和阿加莎《尼罗河上的惨案》。
    推理小说永远是打发时间之良药。
    直到海滩边晕头晕脑读完《小团圆》,茫茫日头,只觉荒凉。一旦笔触写到自己,再绝顶聪明都可能慌了手脚——要将感情中各种不堪公告于世,真需要太多勇气。
    谁也不能把自己的爱情写穿,写到凉薄。我们太容易记得那些细小的好处。
    然后生生死死都不忘记。

    二。
    李太太租了一辆小吉普来接我,还举个牌,上书“老婆仔”三字。
    可惜光是过海关就等了个把小时,乘客们和工作人员集体感受到海岛之懒洋洋气氛,盖个章都好久。
    泰国和马来西亚海关都对我的名字很感兴趣,问出一样问题,你叫菲菲?对啊,我叫菲菲。
    上次在化妆间和翁虹聊天,她说啊菲菲……我记得有首歌,她唱起来,菲菲今天不停问我,是我犯错吗多讲反而是错……这歌叫什么?
    我说这歌叫《流非飞》,是软硬天师用了当年港姐的名字莫可欣和郭可盈来写的。
    90年代的各种香港流行曲记忆很深刻。
    话说回来,当李太太看到我出来时,他已经呈现出了某种蔫状,牌子都没举好,据说快睡着了。

    三。
    之后数日,吃。晒。象征性下水。按摩。
    如何描述对于海味们的热爱呢?就是当全身都大规模过敏时,还是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一顿饭从龙虾到鱿鱼什么都不放过……最后吃到饭气攻心,觉得一觉醒来大概就会变成鱿鱼精。

    四。
    李太太深爱普吉岛,第七次到来。
    遂不是一般二般的认路,开着小吉普相当熟练。
    搞了条小船在海上划啊划,看见成群银闪闪小鱼从水面跃起。
    最后一天专门去租了小摩托带着我骑——此情此景,当然跟罗马假日是没有什么可比性,不过倒也颇有情趣。

    五。
    最后在吉隆坡转机。
    特地跑到市中心,专门去吃一家烧鹅腿。两个人吧唧吧唧对着嚼,嘴角泛油真是高兴。

    六。
    我现在肥了,肿胀,以及过敏。不过不紧要,那些美味的回忆还在脑子里呢。

     

     

  • 2009-04-29

    旅行

    一。
    当你即将启程的时候,一切高潮就已经过去了。

    二。
    此刻我正在看《Nights In Rodanthe》。
    男女主角困在飓风天的小岛上,听爵士喝红酒,李察基尔老了,但是眼睛还闪光。
    大家都要面对各自的困境。偶尔相遇。然后分离。
    不过还不知道结尾如何。

    三。
    整理了箱子,却突然哪儿也不想去。
    看着它们。好像刚刚从某处归来了一样。仅仅如此。

  • 2009-04-26

    小荆棘

    在本人死活减肥的当口……
    有一些小荆棘飕飕飕冒出来,阻碍了这项世界上最伟大的运动。

    荆棘一:
    放逐去东南亚的李太太显然不能每天都与他心爱的牛肉为伴。
    于是虽然猪肉照吃、每餐还有油腻的大鸡腿,偶尔夜宵,此人的体重BIUBIU往下掉。
    哀嚎道“啊我瘦了我要吃肉”,一边展示腹肌——瘦了就有腹肌,他妈的这个世界。
    我看着这只贱物,经常起意想伸手掐死他。

    荆棘二:
    大董说,真得忍住别吃,饿两天就瘦了。
    这种话从丫嘴里出来,总觉得就要起风刮沙子太阳从西升起或者妖怪要下凡……大董劝人少吃,这像话吗?
    然后这只怪物得意洋洋的表示,自己瘦了,得给我们看看。
    事实上就算去泰国,她半夜都要吃饱芒果糯米饭才睡。
    给她个闪电!!!!!!

    荆棘三:
    在淘宝上买花花吊带裙,准备去普吉穿。
    买家是有多实在!随包裹还送了两条脆心巧克力棒……55555

    荆棘四:
    去好邻居H小姐家喝汤。
    她就嗖一下搞个什么红豆汤甜品,然后还笑嘻嘻问我那么饭后再吃点冰激凌?
    于是上几个星期,我经常就会想到冰激凌。
    当然她也表示因为我每晚都在MSN上喊饿,搞得她也一直吃吃吃。
    那么这个,我们算是相互的荆棘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