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1-01

    热心人

    一。
    这次同我聊天的出租车司机大叔,大学本科毕业,学金融。
    大叔兜家底儿似的,说他开车玩儿,不然整天在家跟媳妇儿大眼瞪小眼,容易引发家庭矛盾(至理名言)。
    早9点出工,11点回家,吃午饭睡午觉,晚上6、7点再出门,干活4个小时就回家。
    媳妇儿以前就比他职位高收入高,现在更是处于家中领导者地位。
    大叔说,我管我媳妇儿叫领导,不是怕她啊,是尊重她。
    媳妇儿管他抽烟,常常刺他,但有时候又心疼他,出门开会出差,也会带两条环保烟当礼物。大叔就回敬她北京传统炸酱面。
    中心思想是,大叔一家人过得很开心,好愉快。

    二。
    下车步入711买水,又是那个很爱聊天的小女孩。
    小女孩说,哎呀,你喜欢喝红酒吗?
    薄酒莱新上市,上次这个时候H小姐生日,大董小姐带了一瓶给她庆祝,时间好快。

    三。
    挑剔这回事呢,我们小时候不是数一数二,也都排列前百。
    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虽然自己不是标青人物,但挑三拣四起来真不在话下。
    前几天看到小朋友说起的完美男性。
    面目端正,确实蛮好看。说话也慢,一字一句,声线低缓。乍眼打量起来穿着很体面。
    但种种细碎,是不那么动人的。例如衬衫里穿了件T恤,领口略微磨旧,层层叠叠有点奇怪。另外又如聊天中途,突然拿起筷子反转过来当成挠痒痒工具……

    四。
    以上,早5年是不肯看到眼睛里去的。
    这种感觉,就像艾格小姐说起CELINE极薄的连帽衫,“帽子只有搭在头上才好看,不然这么薄,放在肩后总有点不对劲。”
    说完了也就算数,又不是真要掏腰包花大价钱去买。
    放到如今这个年纪看男人,如果吸引自己的那部分有趣,其他零散无伤大雅。

    五。
    今日李太太返京。吃货团团长他回来了。

  • 2008-10-29

    好好吃饭

    饮热茶,胃暖。
    双子座楼上吃饭,又到了喝腌笃鲜的时段,路过致真有点心思思。
    高恩韩式火锅之余,还有里脊年糕和烤牛肉陪衬。看着烧酒想了半天,但回家还得继续赶工干活,作罢。
    几位同仁说我和某杂志的编辑长得很像。
    如我这般英武高大还真是难得的!

    至于白天吃了什么,啊,只能说,可以称为“点心之日”。
    温一壶乌龙,笃悠悠慢慢吃……虽然食量惊人,但总体感受颇佳。
    李太太不在北京的日子,真是一点没耽误吃喝。

    这段时间我没怎么折腾,一直都在干活。
    心里充满了对金钱渴望,有工作的感觉,十分踏实。

     

  • 2008-10-28

    同学会

    我的高中隔壁班同学来北京了。
    这位姑娘个子娇小典型上海人面目,但是性格豪爽笑起来哈哈哈从来不会抿嘴。
    因为姑娘的爸爸是山东人,妈妈是上海人,跟我一样南北结合。
    所以,在高中毕业,大学念完之后,我们反而有了联络。

    我同学说,啊!你完全不胖,你越来越瘦。
    对于加入吃吃团之后已经肥咗5公斤的本人而言,这一句真是轻若鸿毛又重如泰山的贴心话。
    后来回想一下,关键是,我同学她刚从新西兰回来一年,眼里的比例颇有点进出。

    在后海不幸喝到假酒。
    受到李太熏陶,除了在熟悉的小酒馆,一般出门都喝纯酒,以控制量度。
    玫瑰味伏特加的玫瑰香浓烈,叫人熟悉——可不就是抽屉里那支Dior香水。
    但是伏特加本人似乎并没有来到现场。
    当时觉得无谓,掺水就掺水吧,反正也只是为了迁就别人去聊天而已。
    结果今天早上起来,整个头晕。

    我听到了许多高中同学的消息。
    当中不乏各种传奇,那种非常典型的,王琦瑶式样的上海女性典范。卖锅砸铁远渡重洋,抱定了一颗心;有的一家都是美女,带点江湖影子混生活;活泼好看的在外头结婚,非常稳定;少数已经当了妈妈。
    反而男生们纷纷飘零,淹没在人群里。同样是大众眼中很典型的上海男人例子。
    但也没有什么不好。安稳度日,是国民应该对国家的责任和贡献。

    我同学跟她男朋友说,菲菲从小就是最老实的,你惹她,她也从来不会真的发火。
    大家都对小时候那次“伪流氓事件”记忆犹新,那是我唯一一次大声骂人而已。大家都认为是我脾气好不会真的动手打人,事实上我当下在心里考量过,按照我这种平衡感弱、动手能力差的状况,很可能打不过。虽然对手是个比我矮的,但好歹也是个男的。
    如果手持利器又是不同。可如果胜算不高,我才不要冒险。宁可伺机耍阴招……
    当然,由于一贯神经很粗,耍阴招这种事情也迅速被忘记了。此后都忘记了。

    也可以称我为“放狠话女王”。

     

     

  • 2008-10-26

    讲乜嘢

    李太太出远门,但表示吃吃团绝不能解散。
    所以打电话发消息MSN上第一句都说,吃了没啊,吃什么啊,吃饱啊,出门去吃啊。
    当本人吃着明治黑巧克力在写以上字句时……
    心里夹杂着非常多的情绪。
    但对于李太和大董对本宅女的关怀,真是窝心呢。

    于是昨天大董小姐和我,以情侣姿态结伴去看电影了。
    当然也要吃东西。有时我常常搞不清楚,究竟我们是为了看电影而吃东西,还是为了吃东西才看电影呢?
    《通缉令》的视觉效果确实很High,可High不过KFC新出的什么什么五方——大董小姐说,我都馋了好几天了啊!吃它吃它吃它……当然我们都很习惯这种说法,远在北欧的H小姐听说我吃了KFC之后淡淡地说,那么一定是大董要求的。
    之后又去光顾烧烤。再之后还有手工巧克力和橘子当甜品。

    有个重点是——当本人躺在大董小姐的床上,一整晚做梦都在吃东西!
    我一边睡一边模模糊糊想,吃货的床气场到底是很强大啊。

    周五和艾格小姐碰面,分享一瓶红酒,然后又去常去的小酒馆。
    大家喝得面红耳赤,又从烧烤吃到蛋糕吃到披萨,八卦与文艺少女理想混杂,直到凌晨3点半。
    真是爱聊天呀。

    最近什么新鲜事情都没发生。
    晚上煮个豆腐锅吃吃吧,赶稿子赶稿子赶稿子。这叫未雨绸缪——这样累积起来,春节期间就有自己发给自己的奖金了。

     

  • 2008-10-24

    好邻居

    晚上10点,无端端脚爪冰凉。
    脑海中跳出711好炖这个玩意,暖汤捧在手心是多么好。
    遂胡乱抓了衣服下楼。外头狂风大作。

    711与我的感情,如何说呢……是颇微妙而深厚的。
    大抵没有更多人见过我如此全面立体的模样。大早上写完稿才7点钟,跟着隔壁学校中学生的队伍去买早餐,穿件破T恤戴棒球帽眼睛都还没睁开;半夜从夜店回来,身上什么都薄只有眼妆最厚,站在货架前来回犹豫,惨白灯光映照后是个鬼样。

    穿过西装或者风衣;
    穿过运动连帽衫和运动长裤;
    穿过热裤和吊带背心;
    穿过波西米亚长裙耳边还别朵花……

    身边有时候是爱吃鬼大董;
    前阵子夏天也和雪BIU夫妇结伴而行;
    李太太分别在清醒和烂醉的时候都出现过,除了对食物没完没了进行判断,也曾经把面孔活生生贴在人家玻璃上作鬼脸——造成我历史上付账最快速记录,实在没有脸待下去。

    昨晚我以蓝色T恤蓝色围巾蓝色IKEA环保袋形象出现,摩卡色夹克与牛仔裤。
    结帐台前换了个新来的小女孩,很俏皮,一看就是爱聊天。
    “这个水有什么特别吗?”她指着农夫山泉。
    “啊?”我迟疑,“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不想喝有沉淀的自来水。”
    “你很喜欢蓝色呀?”她又问。
    “啊?”我看看自己,“胡乱穿的……没特别注意。”这确实是实话。
    “她自己喜欢蓝色,看你身上有这么多蓝,就以为你也喜欢。”小女孩旁边的同事替她解释。
    “哦,哦……”
    “你要背着它吗?”她指着4升装的水,有点担心,“太重了吧?能背得动?”
    “可以可以,我可以的。”这年头关心我的,基本上全是女眷了。

    然后我背着水和若干其他物品,手捧暖乎乎好炖,开心地回家了。

  • 2008-10-21

    小热爱

    一。
    写郑元畅的稿子,真是,千军万马的话。
    可见我对好看小孩还是充满热情。且年纪愈大,愈是充满母爱。

    二。
    今日MSN名字换成“写写写”。
    灵感来自于珍珠港事件《虎虎虎》,听起来就很有力道,分分钟扔颗原子弹似的。
    埋头奋笔疾书,间中李太太打电话来慰问,考察一下他不在本地期间,吃吃团成员有没有好好吃饭。
    一个瘦子如此关心胖子的饮食,明显不怀好意。

    三。
    以上判断,李太太不得上诉,不得申辩,不得打电话跳脚喊。
    总之趁着你不在,赶紧减肥是正经。你好好的露营,好好的耍,不用牵挂我们的饮食。

    四。
    收到的两瓶红酒礼物已经被喝光光,非常好入口呢。
    现在在想,为了御寒,到底要不要再去搞一瓶……但是,唔,似乎,又不是那么合理。
    先去711探个路,视情况而定。今晚要把明天交的功课全部写光光。

    五。
    此刻写得头晕脑转,休息,休息一下。

  • 2008-10-19

    郑元畅

    操持着台中腔的小元畅坐在面前,啊,真甜蜜。
    姐姐们对《恶作剧之吻》印象深刻,当初恨不得一只手伸进屏幕去拍拍他的脑袋。
    即便穿着PRADA健美裤(有史以来最GAY的一条裤!借的),也还是好看。
    塞了张普鲁斯特问卷给他——小友果然有板有眼答出来。

    一张面孔滑溜溜。问他,如果狗仔使劲拍你怎么办啦?
    小友咧开嘴,即刻阳光四溢。那我就这样笑给他们看呀,就这样。
    当然,鄙人还是,一贯的,看见这种撒娇型的可爱小人,忍住很大冲动想去捏他脸颊。

    现场所有人说,真是长得好,得天独厚。
    是不见得有多英俊,可是一笑,晃眼的要死。那种饱满到死的烂漫无邪,大抵是林奕华看中他的地方。问他觉得自己何处如此吸引导演,他笑得整张脸都糊在一起,东倒西歪,“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
    不远处就坐着林奕华,正跟人谈星座,温文尔雅的。
    林奕华写过很多小篇章来形容郑元畅,例如《美,娇,娘》或《致元畅》。他写他,“没见过郑本人而看了图文并茂的形容,我猜我也会投他「娘」的一票。但一天之前他才坐在我的对面,怎么看怎么聊都觉得他是如假包换的大男孩……”

    但郑元畅确实是“娘”的,从我坐在一尺内的距离,凝视他面孔感受所得。
    他有各种各样小动作,眉目鼻子都会做出可爱的小牵引,说话说着说着要去抠旁边的沙发,兴奋起来就跟我一样喜欢用手到处拍人家肩膀……一个男性理应不要有这么多繁复举动出现,但他做来却完全不讨厌。我们必须承认中性时代的到来,如今这年头男人比女人爱美并不代表等同他们的性取向,既然男女平等,何不再宽容点,允许这些点点滴滴存在。

    郑元畅是不是GAY,真无所谓。
    单单看他演的偶像剧迷倒无数女眷,也已经是种证明了。有女性捧场,还要怎样。
    小朋友有礼貌,又甜美。得啦,这难道还不足够?
    多看看他,真觉得外头天空都湛蓝了点。

    当然我还是希望他是个直男。你们GAY界的帅哥未免太多了点!不公平!!!!!注意市场需求分配呀!

  • 2008-10-19

    舍不得

    凌晨三点半突然不想睡,起来写稿。
    一路做梦,光怪陆离。梦见自己答应人家画稿子,最后整个故事都编完了,却发现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完整的人形人物画图——突然想起来我从来都不会画图啊!截稿日止,急得要死,醒转。
    看到李太太发的消息,说要周一离开,不知道去向何方。吃吃团解散,大家安心减肥。
    是舍不得,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请你保重。

    在厨房做咖啡,听到脚步声。对门的小朋友有点缺乏礼貌,即使在这种时段开门关门都很大力。
    一直没搞清楚到底住了多少人。有男有女,数目繁多。

    此时此刻仍然想把嘴巴封起来,似乎是快要冬眠一样。
    想个标题想也想不出来。以前有笔杆可以咬,现在,到底也不能啃键盘……

     

  • 2008-10-18

    一杯酒

    20点50分,开始工作。
    搜资料,撰写新稿。明天下午有个采访,周一要交许多东西出去。
    喝酒,得到静缓。一整天没有开口。关掉手机。
    要习惯这种沉默并不容易,决心熬过去。心里有个小小声音在说,“长久下去不是办法,大家总是要过各自的生活。”预想到未来某天可能的哀声痛哭,不如自己动手剪断,一了百了。

    因为贪图一点甜,而行至如此。
    今年难道不是我的年份么?恰逢黄金27岁,又是摩羯座之年。
    怎么哭得比任何时候都多。

    有点醉,连写个Blog都很唠叨。MSN上还有H小姐,恰好她也在喝红酒,我们虚拟碰了个杯。
    大家的寂寞都差不多,心里似乎被挖了个洞,不见得痛,却比痛更加不堪。没什么可抱怨,身边人人都这样。若只是为了一点点温热,找谁都是找——何必要摆出姿态。
    许多类似的时段,我都想找个地方躲起来,闭眼,捂住面孔,沉浸在黑暗里。

    不喜欢自己得体大方明事理,总是一副亲善小姐的模样。
    这种矛盾旁人无法理解——从小到大,我痛恨被摆放到这种位置,极其痛恨。可是姿态做出来就无法收回去,总不见得20几岁再从头学过。
    喃喃自语时最常说的话就是“我想回家”,这是我自己的口头禅,没有第二个人听过。
    其实只是想躲起来。

    喝完这杯酒就去睡觉,不想明天面对心爱的偶像剧一哥口肿面肿。

     

  • 2008-10-18

    好想买

    自从小卡(卡西欧)出了点毛病……数码相机就远离鸟我的生活。
    突然看到这只新款机器猫卡西欧!呀~
    攒,攒钱,买,买它,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