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7

    小灰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aye17-logs/28196213.html

    凌晨。陈珊妮《小灰尘》。
    尚有一篇文章,两个提纲要写,于是开始没完没了的磨蹭。
    再听蔡德才,《美丽无常》俨然是《一切尘世的美好》姐妹篇,喜欢知识分子的文艺腔,和愤怒文艺青年截然不同。前者在有经济基础的前提下忧伤,美丽到无限脆弱也可以接受。

    有人在开心网上评论我“能吃”,这是不应该的。
    吃是一件非常私人隐蔽的事,只在极少数人面前才会暴露真面目。
    特别是和异性同台,绝大部分时间都宁可喝酒而不愿意吃饭。
    喝酒轻巧自在,吃饭漫长乏味。

    我虽然胖,却不见得能吃。爱吃也勉强沾边。确切地说,由于生性内敛,吃往往是某种自我发泄渠道,在非常时刻起着非常作用。而已。

    连我爸现在,都喜欢用“你好吗?”来作为聊天开头。
    我很好。感冒痊愈,还有点咳嗽。炒了土豆丝,煮红豆小圆子甜汤。杜绝雪糕,杜绝冰食,不如开始煲红枣汤喝,每天一盅到底面色红润。鄙人的桃花黄金月眨眼就到,每年秋天是最受欢迎的时段,千万不能错过。这么一想简直又要兴奋起来,惦记NARS名叫“高潮”的腮红。

    不打算伪装成兴高采烈,却是真的情绪平复。
    放了本《流金岁月》在厕所里,每次都随手翻到南孙那句“我将慢慢收复失地”,遂出恭之际也要感同身受一番。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溜达 2008-08-27

    评论

  • 能吃好,有福啊。
    不过我打算控制下自己,叫什么来着?“不逞口舌之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