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09

    打错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aye17-logs/30072313.html

    虽然我交际稀少,但是电话号码也常常交出去给别人。
    以前的工作是最主要原因,大家名片飞来飞去,之后就老死不相往来。
    在开心网上做个过测试,好像是说你都听过谁一开口就是“亲爱的”。我的答案是:only及其系列姐妹牌子的售货员,编辑,公关,淘宝店主。
    曾经有人教我,要多出去,多交际,否则怎么请别人帮你做事?
    教我的人早就不联络,也许他自己也忘记了。但对我来说算是编辑行业的操守名言。
    27岁过了大半,同陌生人倾谈还是犹犹豫豫的。

    电话丢了一次,就重新清理一次号码。
    保持联络的很少,除了姐妹淘、父母、前男友们、我的编辑,还有快递、修理工、开锁匠。
    于是冷不丁看到陌生号码时……总要先想一下,这……是谁呢?

    十分钟前,娇俏活泼陌生的声音问,菲菲吗?
    答是。又问,那么您是……对方笑了起来,哎呀,你不会吧……我的号码你都不认识?
    啊?真要命,我这种天生健忘能力超级的人,能牢牢记住的非常有限。
    我是某某啊!对方说,又问,你还住在炫特区吧?

    我说我没住过那儿呢。
    她犹豫了一下,哎呀,你是哪个菲菲?(爸爸!你看看,菲菲这种名字是有多常见!)
    随即大家都笑了,心领神会。那么多个菲菲,换了名片或者朋友的朋友,存来存去,到底是搞混了。
    我说那么再见啦。她说ByeBye。

    诸位,以后电话我,请自动报下名字吧。
    我的记忆力,常常不受控制的……作为它的持有者,我自己也十分愧疚。

    李太太从维也纳回来了。
    他表现出了“反季节水果”般的突兀兴奋,并且充满关怀,掏出一张三里屯地图给我。
    哪,李太太一边从包装袋里摸着饼干,一边教训道,这下不给你迷路的借口了!地图这么清楚,所有吃饭的地方都有标明。我看看他,再看看地图,还是觉得眼前黑压压。

    我问李太,能给我一张从我家到各个地区固定饭点儿的地图么?
    丫鄙夷地哼了一声。

     

    分享到:

    评论

  • 开始看你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