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9-01

    日常生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faye17-logs/74230411.html

    一。
    喜悦。
    她想穿一条明黄的丝质裙子,搭一条奶白及膝丝质长颈巾,穿一双白幼皮绳凉鞋,戴黄金镯子,见他。
    她在酒店等他,等到睡着了觉。铃响的时候她跑下去见他。
    得得得得,她趿一塑胶拖鞋,穿一件大码的“拯救席扬”的T恤,一条旧运动短裤,左手戴一只夜光塑胶手表,右手拿一条洗脸巾。
    他说,时间不多了,我们就到外面进餐吧。
    她已经整整八年没见过他。
    (黄碧云,《温柔生活》之二,“爱人”)

    二。
    喜悦有很多种,等待,被等待,分享,被分享。
    和女友们在咖啡店早餐。谈工作上遇到的愚蠢荆棘,各色人物,眉飞色舞。
    在我们身后的女人,自顾自喝茶吃三明治,嘴角都是笑意。
    她在听我们聊天。她喜欢听我们聊天。于是我们也故意聊给她听。
    这种默契,遇上了,就是城市中引人愉悦的细节享受。

    三。
    在hotmail里找邮件地址,赫然看到他的名字。
    我们10年前相识。仅仅是朋友,却又唯一一个阴差阳错在我家吃过饭的异性,据说在我爸的逼视下十分忐忑。
    一眼望去,便知是那种花心得很快话的人。
    能从石康小说里找到的款式,辜负很多姑娘,也曾经一往情深。
    那年我们常常一起喝酒,胡说八道。从他们身上,我开始认识到男人远比我们想象中幼稚、天真、蠢钝、不知所措。我们站在同一个层面,谁也不比谁更强大,因此也不应该格外依赖。

    四。
    上上个月,我听说他死了。酒后驾车,追尾一辆大卡车。车上其余人都逃了出来,而他则葬身火海。
    我还记得那笑嘻嘻的脸。不英俊。但招惹女孩喜欢。
    直到去巴厘岛度假,淅淅沥沥的雨声里,梦见他仍然笑嘻嘻地拍我肩膀,都是逗你玩儿呢。

    五。
    我想起来他到我家吃饭。
    明晃晃的夏天,穿了件松松垮垮的海魂衫,在上海闯荡了不过一两年。
    后来他也没有变成一个讲究的好人——那种具有足够义气的,说一不二的好人。
    但我目睹过他曾经青涩的样子。不坏的样子。小聪明的样子。得意洋洋的样子。失落的样子。
    我想念他。像是想念自己的青春。
    没有疼痛,无比空洞。像是麻醉后脱掉的牙,或被挖掉一大块的生日蛋糕。

    六。
    开始独居。兴致勃勃。
    在摩羯座心里,总有一小块秘密领地不容触动。始终我们无法亲密到没有缝隙,那会窒息。
    仍是最好朋友。只不过在较为年轻时,大家不懂得距离的美好而已。
    重新来过,也不为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妥当 2005-09-01

    评论

  • 该说点啥呢!
  • 该说点啥呢!
  • F小姐,你很久没有更博了
  • 踩踩
  • 和李太怎么了,冷一冷,留些转圜余地。
  • 一号写的日志,是你爸爸生日呢。
  • 终于更了,真好。
    有点明白,有点唏嘘,至少你总是能将一切品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