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14

    成双成对

    一。
    三十一支玫瑰。他说,纪念我们认识一个月。我爱的象牙白凝乳色调,朵朵娇憨。
    然后他姗姗来迟。玻璃窗倒影出新造型。轻微连腮胡,干净而质地良好的棉麻白衬衫,adidas白底绿条球鞋。清淡香水味,是我送的KENZO“空气”,宣传语是男人心中的孩子气,犹如湛蓝天空中漂浮纸飞机。

    二。
    这之前。EVISU牛仔裤,刷白耀眼海鸥标记。
    APE连帽外套,红色猿人在心口处呼啸。TOUGH大包,无敌海量。

    三。
    我心里是非洲风格雪纺及膝连身裙,平底纹拖鞋。
    或者珊瑚长串华丽珠链。如果有骄人身材,恨不能天天白T恤牛仔裤,搭配华丽首饰或者一只劳力士手表到处走。届时也许有个外号“白T恤女郎”,听听啊听听啊这是何等洒脱何等有型。

    四。
    亲爱的,我们要如何成双成对。
    BAPE是怎么样娇俏,大布袋亦成千起算。买得起都穿不起,让我用什么衬着一派春光烂漫。梳一个髻嘟着嘴,薄而透的ANNA SUI 301号腮红粉嫩嫩挂在脸蛋上,拍照POSE以横V字手型和内八字脚奉献可爱态度。

    五。
    24岁高龄少女。177CM高大粗壮版本身型。娇俏是可耻的,街头风玩味是艰难的。

    六。
    于是我还要涂着烟熏妆。踩着你的旧球鞋。坐在长凳上手拖手。吃碗面。

  • 2005-04-12

    一颗糖果

    一。
    指甲上刷两层近乎透明的贝壳白,再一层婴儿粉。
    缝隙间的肉刺要用斜挫刀慢慢去除,然后以柠檬油按摩稍许。
    樱花色,洁净感。凑到唇边,成就新鲜的吻。

    二。
    一个冬天我都在发霉。
    生病以后囤积了部分肥肉,愁眉苦脸看着它来,愁眉苦脸看着它赖着不走。
    每段小时间。几天。十几天。就像手里攥不紧,流出去的沙。
    有许多都值得耗损。穿什么衣裳,如何减肥,走什么样的路线上班会节约1块钱。
    只有自己知道。什么在琐碎之下,静悄悄的,碎掉。

    三。
    他喜欢我的指甲。

  • 2005-03-23

    欲言又止

    一。
    也许两个人急着要证明余息尚存。
    一首歌听到心慌,手心里还留着甜的味道。夜风已经不再利刃,温柔的凉。
    缠绵来得快就开始怀疑,尽管肩膀靠在一起有多么欢天喜地。

    二。
    每次带着一个苹果,或者薯片和巧克力。放在她手里,“给你吃。”
    他说。每次你回家的时候,出租车号我都会记得。然后听到你到家的电话才放心。

    她看着他,默默微笑。
    他又说。我想跟你住在一起。天天看到你。

    她想。这一番热血沸腾,究竟出自何处?
    已经不相信任何看起来过分用力的事情,包括感情。
    弄丢了那把钥匙。没办法把锁住的再打开。砰砰跳一颗心脏。

    三。
    我们是同道中人。还是,终究的陌路人。

    四。
    她并非想把简单的复杂化。她只是懒得再看。
    阳光照在地板上是暖,照在窗台上是暖,照在她的手指头上,晃过眼皮,一样都暖。
    很想哭,但又疲倦,而后罢休。她想自己是怎么了。造作到不堪的地步。
    爱也不好。不爱也不好。你到底想怎么样呢。

    五。
    任何一丁点跟承诺有关的语句,都令她成为惊弓之鸟。

  • 2005-02-24

    锆石王老五1

    这一期的城画变成了20大元。一怔。
    李学庆埋伏在大片金黄色花朵里,他哪儿最性感?我觉得是眉毛。
    还有不知道什么地方来得一股天真气,我们不能欺负好看的小朋友。

    虽然我们偶尔也不是故意的。欺负。一下。

    城画选了ABCDE君。
    钻石王老五:DIAMOND AVAILABLE  这个单词各位女同学要记牢。
    这个话题真是鲜嫩,胖头遐想联翩。在她24年的生命中,有过这样的闪光点出现么?
    身为一个城市女青年。绝对有义务有需要,在沙堆里扒拉出一颗小石头来。

    于是想起了威廉。
    威廉站起身的时候,在我的头顶形成一小片局部阴影。
    这个城市很少有男人带来这样的冲击力。我要略微抬起头才能看清楚。
    穿黑色毛衣,肩膀厚实,GIVENCHY海洋。笑起来牙齿尖锐如小兽。

    他很知道自己长得好。轻轻笑,贴近了耳根凑上来说话。
    呼吸如潮水。我拍着他的肩膀,威廉威廉,你真不是个好人,不地道。
    他笑。可你是个好姑娘。

    每个男人都讲初恋故事。
    威廉说一整个大学时光,只爱一个女生。并不美丽,足够可亲。
    比如你。他说。你们有点像。我捧着酒杯大乐,亲切是我的杀手锏。
    可是他直到26岁才摆脱处男这个称号。我问。自此一发不可收拾?

    威廉会整理很简单的行李箱子前往欧洲开会。
    带着他的香水,不忘记健身,普通话听不出地方口音。
    在好地段买了套小房子。如果不出意外,目前至少翻过一番。
    每根神经都绷紧了站在马路中央。

    威廉有个大城市里的小女朋友。还有一双小县城里的老父母。
    他说两面应付真难。父母要个上厅堂下厨房的媳妇,女朋友要个体贴爱护的男朋友。
    后来威廉的父母来上海了,又回去了。威廉说,他把他们送走了。索求太多,无法满足。
    小女朋友也离开了他。人家千万宠爱的明珠,不能暗投。

    后来很久。没有他的消息。
    他拿走了我的一张VCD,《浓情巧克力》,朱丽叶比诺许。
    某个下午他站在树荫处等。阳光透过缝隙洒在身上。亦如翩翩。

    在后来新年群发恭喜消息的时候。
    威廉意外地出现了。
    他说。换了手机号码,换了工作。并结婚了。
    还是一个小女孩子。我问他,怕不怕父母不满意。
    他说他看明白了。在失去高薪工作的半年里,小女孩子一直在身边。
    也许这就是爱吧。或者说,可以肯定的另一半。

    那么,现在快乐吧。
    就那么回事吧。没有快乐不快乐。

    威廉问我。你好么?
    也是凑合的过。失恋了,被甩了。你看,亲切有什么用。
    威廉说他在杭州开会。问我过去不过去。也许可以过一个浪漫的晚上。
    我笑着说,威廉威廉。你是个坏人。不地道。

    别问我威廉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 2005-02-18

    看星光在暖

    到底是不是应该写点煽情的呢?
    本市开始降温,风吹着就是硬冷。女朋友们纷纷在杂志上见到了他跟她。
    咖啡眼珠的男人在凌晨五点发消息说对不起。我说,呵呵。

    寂寞的人是有默契的。

  • 好吧。如果我诚实的记录生活。
    这个城市究竟是冒险乐园、丛林野兽聚集点还是……寂寞人自杀胜地?

    跟咖啡眼珠的男人吃饭。因为他肯开车过来接我。他认路,并且不怕塞车。这之前上海地区的约会,我都搭地铁或者找计程车(至少30大元起价,由于最近很穷,不能不提)。横跨过大半个市区,随时留意鞋子上有没有泥点,头发是不是被吹乱。简直风尘仆仆,翻山越岭。然后喝一杯茶,说两句话,再花上一两个小时回家。坐在地铁里看见自己扭曲的面孔,或者,在计程车里看见自己扭曲的钱包。

    虽然我想做个新女性,承认公平合理的AA制。但并不妨碍我发牢骚。
    虽然这年头大家挣钱开销都很不容易,还得养家糊口,可我还是要发牢骚。

    咖啡眼珠的男人有些故事。
    我说过他是有过去的人。其实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毫无认知。只是他长期保持沉默并且暧昧微笑。即使他一团空白,亦并不紧要。况且他的皱纹还算漂亮,他也不太老。

    某个小朋友问我为什么你们这些二十挂头的女青年总跟三十五岁左右的男人走到一起,并且他们通常狼心狗肺狡猾异常。我想了半天也不知道所以然,暗自问自己哦真的么是为了他们的小小钱财折服?为什么那些钱现在也没到手里沾点荤腥?

    看着咖啡眼珠的男人,我想到了答案。这个男人在数月前的某次朋友碰见时看到我,我没化妆,皮肤干燥毛孔粗大,眼睛浮肿。那天一行人吃了喝了又再吃再喝直到夜间,站在洗手间的镜子前简直要厉声尖叫。这个男人什么都没说,但是过了几个月以后他表示,“你看起来有点冷,挺漂亮的。”三十五岁的男人对我腰上肥肉近乎纵容;二十五岁男人看着我面无表情一晃而过。当我在MIX里看着四周的青春小野兽,如坐针毡,只想撒腿逃跑。后者无来由令我紧张,害怕即将发生的刻薄评论,即使收身内衣也帮不上忙。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喜欢成熟男人的女性都跟我一样。
    还是我自己单单的独有的接受信号发生问题,只能接触高点的频率。
    反正事实就是如此。不是钱的问题,不是上床功夫的问题。而是他们对我容忍度比较高。

    这个片段如果写成缱绻缠绵也未必不可。
    更有噱头更为好看。胖头菲也许转身华丽地变成了风云绝代人物。
    可惜目前一边看SATC一边打这些字,因此与常日大大不同。四个小时前我向叉叉和乖烟以喜剧效果的口吻讲述整件事情,其实心里略微隐痛并忐忑不安。车行驶在高架上夜色未央而四周闪烁,我深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藏进假寐里。

    胖头有时候是个好姑娘,有时候不是。
    她需要很多的时间来想想,之前太过疲倦,接二连三,麻木不仁。

    咖啡眼珠男人如果有机会再安排他出镜。他的睫毛很好看。
    让我们说句最经典的台词。预感彼此不会这样普通的结束,来等待时间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