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4-27

    华丽的,那啥

    老子要写个华丽的BLOG。
    太长时间不写字就会发霉,目前霉哒哒了。

    今日简短报告:

    1,疑似肠胃炎,下个月去胃镜;
    2,面部蜕皮一塌糊涂,又干又油,归于肠胃紊乱引发的后遗症;
    3,我并没有瘦,并没有……

    4,推荐新出的杂志TEA,MILK出的咩?反正很值10快钱,酱。
    5,MILK比TOUCH好看,TOUCH越来越……
    6,周周刊怪好玩的。
    7,MINA很优,化妆部分超级实用。向高难度眼线挑战~

    8,如果你很过敏,请不要使用化学防晒品。即使是药妆,VICHY和理志泉的隔离防晒仍需要考量(它们都在不同程度上让我过敏,或者发了粉刺。VICHY具体成分没有研究,理肤泉肯定是物理化学双重防晒成分)。建议使用AVENE,或者我的心水用品美国牌杜克,后者润色,并不会引发任何粉刺问题,还很大支。

    9,想吃个面包。又怕肠胃受不了。喝粥吧。
    10,为什么我总这么倒霉?什么时候转运哪!

  • 把电脑弄坏了。
    关掉电源,释放静电,拆开机箱,小心翼翼按了按网卡。再启动,丫就整个儿花了。开始只是连不上路由器,后来显示网卡找不到,最后就这样壮烈的一脚去了。这样的牺牲多少令人匪夷所思,仿佛它只是借由这个不成调的理由来跟我闹别扭……

    一朵玫瑰是一朵玫瑰,一台电脑也只是一台电脑。
    只是略微不争气了点。这才买了不到2个月就翻毛腔,保修期(蜜月期)还没过……
    没有姿态,不够矜持。电脑,你一点都不似主人形……(不过你好象是我爹的)

    ************************

    做了很多个噩梦。最近身体状况不佳。没有太多反复和爱恨情仇。
    让我静一静,继续写有点看头的BLOG,好不好。

  • “别把情感想得那么伟大和庄严,一切不过是过眼云烟。你经过了你的情感振荡之后还要完成自己的旅途。”

    “生命只是一个游戏。我只做爱,不恋爱;只花钱,不存钱;只租房,不买房。因为我不愿面对这个世界,在它面前保持无动于衷,不失理智,无论生活在我面前搞什么花样。”

    “所有的爱情都是悲哀的。可尽管悲哀,依然是我们知道的最美好的事物。那件疯狂的小事叫爱情。”

    以上数言来自《琥珀》。
    微妙的惊恐来自于你看到越来越多的同类。无感纪。
    庆幸自己不是特立独行的,畏惧世界的越来越坚硬,藏在柔软中的坚硬。

    有时候我很怕自己就这么完了。一直都怕。

  • 2005-04-06

    接二连三

    牙疼在最猝不能防的时候到来。
    更恐怖的是,如果想让它们安静老实,差不多要花个万八千。
    如果你穷,你就得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发肤。

    我想回家。现在。但是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去买……

  • 2005-04-04

    one day

    尽管我很想发生点什么新鲜的。
    比如说今天衣服穿错了,比如说累得四脚朝天刚刚在公车上坐下却遇见颤巍巍的爷爷奶奶站在面前,比如说总是没完没了的春季过敏,比如说贪吃症不幸再次周末爆发……

    第二代身份证果然杀人放火般难看。它将陪伴我直到2015年。十年以后也许物是人非,而身边所有也不过是张面部表情压缩过的惨白卡片。如若有幸,它将参与这期间的所有人生大事,或者结婚买楼生子,或者继续吊儿郎当经过若干城市的关卡窗口。反复被核对,反复被验证,直到经过重重,尘埃落定,一切都仿佛从未发生。

    而上面。是我。被冤枉暴打过后的模样。不可言状。

    *************

    用了NINA RICCI的晨曦,干净。
    目标中的其他夏日香气:配西装的CK TURTH,配雪纺的DAVIDOFF ECHO,配球鞋牛仔裤又什么好?

  • 2005-04-01

    小西离家出走

    我亲爱的小手机,貌似离家出走。
    小西小西,你回来吧。5555555555,没有你我可怎么办啊……好多帅哥的号码在你身上哪……
  • 2005-03-31

    伴娘胖头菲

    胖头菲估计自己是三叉党里鼻子最肉最圆的了……
    我的鼻头就好象是个按钮啊!
    话说,看起来,我的确是有奔三张儿的风采……这叫,端正相。
    婚礼当天好多好多人挖。
     

  • 2005-03-29

    高跟鞋

    一。
    为什么人高马大的我偏爱踩着幼细高跟鞋来回走动。
    很久以前《读者》上写,夫妻二人晚饭后散步至铁轨处,妻的脚陷进轨道拔不出来。火车急行,妻欲推夫,夫不肯,抱着她一同直面危险,遂共赴黄泉……我都好惊某日小细跟嵌入什么钢轨石缝拔不出来,好端端一代腼腆女英雄就此同大家说BYEBYE……

    二。
    这对橙色细跟靴好衬橙色衣。甘愿冒着生命危险。

    三。
    其实很有头重脚轻的嫌疑。
    当年都幻想自己是九头身美女。但是后来发现,腿够长,而头也够大。
    只好无端端怪肩膀窄,又话爱因斯坦头大就好聪明。
    暗暗躲在家捶首顿足,看章子怡的小面孔流泪。

    四。
    如果净身高被拉长,那么BMI指数就会缩小。于是客观上我瘦了。

                                        
  • 2005-03-21

    好冷

    落雨天穿裙子不是好习惯。可是我讨厌裤脚被浸湿。本城不流行名士风流派,它不是巴黎不是纽约,溅满泥点子不代表潇洒无畏只能说邋遢不得道,为市容增添忧愁烦恼……

    然后要前往人民广场,喝杯奶昔还是?

  • 2005-03-11

    困觉

    一夜没睡。半边脸敏感。
    明天我要当伴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