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6-08

    心太急

    一。
    比如说我这种人,懒洋洋栽倒床上看亦舒,就觉得快乐。
    半瓶子的花露水往身上洒。心情十分矛盾,可惜蚊子对KENZO免疫。
    于是皮肤里渐渐渗入良家妇女的味道,熟睡后还压着竹席的印子。

    二。
    关于夏天的想象。
    花露水、凉西瓜,晴雯入梦后伸在被子外头的雪白手臂。
    在茶里加上薄荷叶子,看它转啊转最后漂浮水面。

    三。
    乖烟宝贝儿生日快乐。
    双子女,一笑就灿烂的小模样,心肠软,伶牙俐齿。
    祝你健康。只有生命本身,是不断惊喜的来源。
    而遇见男人这回事。经多次验证,纯属撞大运。通常美女才有机会经受磨折。

    四。
    没有蜚短流长,没有百转千折。
    未能活在暧昧中的过期少女,醒转,严肃生活。
    杂志上那家意大利冰激凌店。雁荡路。若有机会,各位应去尝试。

    我明天去上海。
    哦,你不是说,再也不见我了么。
    呵呵,我没忍住。
    那带我去吃冰激凌。你答应我的。
    好。你要什么都好。

    十分后悔。任性这门技术,当日年轻气盛不屑一顾,目前无能为力。

    五。
    给某人最好的礼物,就是永远不再出现他的面前。

    六。
    越来越觉得。许多说出去的话,五分钟开始后悔。
    迅速的腻歪,迅速的容忍。第二日,不再当成一回事情。
    我又矫情了。我不生活在矫情里,就会迅速枯萎。

    七。
    大董说,不如咱们搞同吧。
    两个超级能吃的女同性恋,想想都可怕。

    八。
    哎。哎。哎。


     


     

  • 2005-05-25

    这样吧

    一。
    喜欢让生活混着来。
    比如UCI那不怎么好入口的红酒,与大朵雪白奶油。
    目前仍在胃里搅和。过分香,过分涩,全部都是现实的味道。
    乐孜孜吃下去,态度是个关键问题。

    二。
    今日庆祝TAG功能的发布。
    大家都挺高兴的。老横可能更是感触万分。我们的仗还没开始打,仅仅备战就遇见许多困顿。他的MSN名字改成了“一路艰辛不觉难”。也这样看他走过来,如今更是并肩作战。
    能坚持理想并不是易事。我们所有人都是。

    三。
    我不再给他写信。
    他说,也许等你遇见一个机会,你就会发挥全部才能。
    音容笑貌均成为记忆碎片。少女时期,我也觉得这辈子不会忘记黎明。
    女朋友说。大家只是过客。我点点头。
    令我们真正害怕的,是转头看从前,发现所有的戏码都是自己凭空想象,所有的台词都犹如琼瑶剧那样大量的排比重复。不断怀疑,不断推翻。直到精疲力尽。单打独斗之后。

    四。
    不肯相信简单的。不屑理解复杂的。

    五。
    这样吧,先这样吧。

  • 2005-05-20

    盲人摸象

    一。
    胃炎目前是这么个状况。
    冻的、辣的、油腻的、甜滞的,全部都要从面前消失。
    如果晚两个小时吃饭。不甚略微着急点,必然吐。疼得翻覆。
    解药是滚烫热水澡,迅速就寝。

    二。
    我妈说。你乖不乖。你不乖,胃窦炎是很容易病变的。
    天生胆小如此,简直闻风丧胆,抱头鼠窜。
    我乖了。唯一禁忌品是咖啡。每日两杯而已。

    三。
    另一只叉也在胃造反。
    身为叉叉叉的女朋友,我坚持相信,这是我们三叉党的灵犀。
    啊叉,我们俩陪着你一起感受翻江倒海大吐的恐怖哪!

    四。
    无聊的时候看BBS。BBS里的女人都在查老公手机。
    往往是噩耗频传,人前人后两种面目。这种悲怆即时性太强,毫无准备,幸福轰然倒塌。
    某次,我问一个面目憨厚到货真价实的男人。
    —— 找过小姐没?
    —— 找过。两次。
    —— 真的是所谓的,为了应酬?
    —— 是吧。我没主动去找过。都是跟着客户去的。
    —— 你爱你老婆么?
    —— 爱。她是我初恋。我没想过跟别人好。
    —— 不怕她伤心么?
    —— 她很单纯,不会怀疑的。不过我也怕,所以不会再去了。
    —— 要是她跟别人发生关系,你怎么办?
    —— 跟她谈,尽量挽回。我自己这样,所以我也不能要求她怎么样。

    五。
    这个男人一共只跟三个女人有过性关系。一个是老婆,两个是性工作者。
    他很努力的在攒钱。付房贷,打算买车。节假日带着家人外出游玩,记得结婚纪念日。
    不吝啬付帐,钱夹里有另一半笑颜盈盈的照片,回家前没忘记买礼物。
    有些事情你根本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后知后觉是最美好的状态。

    六。
    所以别问我失恋了分手了怎么办。
    如果你是我亲爱的女朋友。我不管那个男人是小王子还是小王八蛋。
    你委屈了我就骂死他;你后悔了我就抬举他;你和好了我就躲着他;你被伤害了我就去宰了他。
    这世上没有太多的道理可言,只能一步一步走着来。

    七。
    就像是盲人摸象。到你手里的那部分,永远都不是真相。

    八。
    其实我最近挺好的。有人爱护,有工作在做。
    某类人的情绪动荡连生理期也不在计划内,连巧克力都控制不了。这是山羊水瓶座。
    他们神思怪想,偶尔貌似浪漫到不可救药。其实极度理智,内心黑暗处不能测。
    摊开手掌。掌纹浅,心机浅;掌纹乱;心绪乱。

    九。
    别被我吓唬了。我老实着呢。

    十。
    就是突然又想去北京了。去干什么?去耍流氓呗。
    NND,在上海呆着就快脱水了。

  • 2005-05-18

    无病呻吟

    一。
    近期女友们的生活在平淡中略见波折。不过大家都还搞得定。
    无人抱怨,无人酒精中毒。集体化悲愤为动力,做脸减肥光鲜美丽。
    杂志上的女性专访粉饰太平,用句愚蠢矫情。只有PRADA色彩那么标致,天真味富家女。
    LANCOME超厚彩页真讨人厌。更觉得其性价比低。
    处处都是软广告。软到让人想吐。软的不清不楚。如同生活。

    二。
    如果仅仅是自己,还是喜欢与人保持距离,松散无序。
    可以为社会贡献,但不为束缚。这种情绪其实极度自私,不欲被人麻烦,则先不去麻烦人。
    我知道的。因此怕谁对自己一股脑那么好。还不起。

    是如何变得小心翼翼。

    三。
    新工作,新开始。
    总要收敛起无所谓的态度。总要不辜负别人的信赖。
    以后怎样,以后的事。

    四。
    日光之下并无新鲜。
    看得书越来越少,DVD堆在那里默不作声。研究哪支美白面膜顶好用。
    理所应当走上正途,却迟迟不肯,流连再三。
    过往乌压压一团降雨云。下了瓢泼大雨又十分爽快酣畅。
    天天被幸福阳光晒,总有点钝。

    五。
    通篇讲起来,称为无病呻吟。或人性卑贱不能挡。

  • 2005-05-11

    崭新生活

    一。
    当身边所有人都串珠子一样相逢。
    不知道是要为这紧凑感愉快欢呼,还是心生抱头鼠窜之危机感,惶惶不能。
    后者成分大点。始终我是距离保持的爱好者,某个级别的胆小鬼。
    如果有一天忽然跑路。请不要惊慌。

    二。
    胃炎以后。至少四个人问,是不是喝酒喝坏的。
    据流传的小道消息称,我总是酩酊后三更半夜摸索楼道的扶手回家。
    事实上仅限上海地区而言,至多两个月喝一次,一次也不过那么几杯。
    此处警告小道消息散布者:你丫的,老子当年就算醉成这样,也没见你说送我回家什么的。还说什么是我娘家人……真TMD悲愤。

    日后估计只能与红酒发生关系,以及百利甜。

    三。
    有种不可告人的畏惧。
    被推着向健康良好的方向上走,却对过往靡顿眷恋不舍。
    当我变得太光明时,就愈发难以控制自己。老是说些不对题的蠢话,仿佛在黑暗里摸索久了骤然看见灿烂日光,惊得退了三两步,不敢抬头,不想直视。
    每个人都不能可着劲儿的独自快活。

    四。
    真心话大冒险。再也不是当年玩的时候,那样兴高采烈,一五一十。
    也许这就是老了。老了就没兴趣知道别人的事情,也认为自己的事情没什么值得描述的。
    传奇是传奇,你是你,我是我。清清楚楚,明白点容易生活。

    五。
    抓牢本亦舒《我的前半生》,几乎都可以背出来。
    有没有提过她的一本《如今都是错》,收录了《如今都是错》和《一个夏天》。某一段时间,也有过那种不管不顾的心态。折磨自己偶尔也是极痛快的,反正对别人也下不了手。

    六。
    咱们不提感情事。

    七。
    胃突然揪着疼。本次经历使我终于学会区分,什么叫胃热、什么是烧心,而什么才是真的吃多了胃涨之感。好了我必须睡了,不然又要吐了……

    八。
    请尽情使用我们新添加的“TAG”功能。这是你最快能在BLOG里发觉有趣人的办法。

  • 2005-05-07

    待我好

    一。
    胃镜就是,喝下巫婆的毒药,喉咙麻木,再被异形的触角伸进嗓子眼,眼睁睁看着自己被不停搅动。不觉得痛,不觉得怕,认命的麻木。这种情景类似于不幸陷入狼虎婆婆手里的童养媳,或者十五年后吃PIZZA喝可乐的过气超人……

    二。
    然后再度神气活现。好了伤疤忘了疼。

    三。
    慢性浅表性胃炎伴胃窦糜烂。
    一连串的字眼看起来好象我应该在成功人士那群里。比如忙碌的吃不到早饭,或者中午仅仅以一个苹果垫饥,再到夜晚孜孜不倦废寝忘食……而事实上每次在超市见到楚楚可怜的小饼干小蛋糕,两两相望,总是一阵悸动而温热的电流由头至脚转过,最后集体全数搜罗回家。

    四。
    还是只想喝杯焦味咖啡。
    如果不行,那就换个阿华田吧。我不很挑剔呢。

    五。
    好吧承认什么叫没话找话。
    过规律的生活令人健康,也失去遐想。幸福同身上的肥肉成正比。


  • 2005-04-08

    缠身

    这几天过得!
    眼睛发炎,牙龈发炎,今日胃忽然严重绞痛,不知所以。
     好好好好好……倒霉……!!!!!!!!

    他很紧张。要带我去看急诊。给我买了胃药,送我到了家门口。有一阵暖意于四肢渐渐张扬舒展。可悲的事实是,从未有男人对我这样好过。而我把太多的感情已经输出,遇见温甜的他,还是要一而再,再而三考虑。怕自己未老,心衰,辜负春光美意。

    电话丢了。不着急补。也许。某些人利用这些方法独自消失。

  • 2005-03-19

    一晚

    叉叉和胖头坐在蓝蛙里。
    还有其他众人等,此处忽略不计。胖头说,叉,这家奶昔超好喝,薯条炸得湿而松软,入口轻快。叉叉眼睛弯弯甜美,良家妇女一副淑德相看着胖头,她到底是了解于心呢,还是揶揄坏笑呢……

    而后叉叉说。那。我们搞一点。
    小蛋糕小面包们以后要哭嚎着夺路而逃。

    *****************

    和他。

    百加得。水果味。野莓其实是种回忆。渐渐淡出。
    如果过往全部消失无踪。畏惧不可言说。我还是害怕。深深的。害怕。

    —— 你这样保护自己。
    —— 是的。有时候我觉得无话可说,很多事情并不值得倾诉。

    —— 我不想你可能会为我受伤。
    —— 呵呵。你只需要对自己负责。我不会为谁受伤。因为不能再轻易付出。

    *****************

    酒精一小瓶子下去以后。我就开始极度想念女流氓们。
    啊叉,二叉,咱们去北京吧。去吧,去吧去吧去吧~~~~~

    胖头希望代表BLOGBUS前往北京去联络沟通用户挖!

  • 2005-03-17

    闲碎话

    如果不讲衣裳,不讲男人,不讲八卦。
    如果天天开会,也许群情振奋之下,这里就会变成另一个工作日志。
    这怎么行。啊。这怎么行。

    这个春天。
    遇见糖果般的男孩。他说爱我么。
    一瞬间凝固住。想了想。不便作答。不懂作答。
    他会做很好喝的咖啡。他也很爱看CREAM。他很小朋友脾气。
    也许他会来看到这篇BLOG。他能明白我的意思。

    有些人勇猛直前。有些人已经畏惧成性。

    慢慢的也许这个BLOG就会消失,或者纯粹变成应酬话。
    不过,野火春风吹又生也说不定。老子换个地方继续耍流氓~



  • 渐渐的我不再给他写信。

    大多数女人在分手的时候,都动过这种念头。写信,日记,手织围巾手套,还有,BLOG。他浑然不觉,你痛彻心扉。这种痛如同自虐,又锋芒又温柔,仿佛潮涌,还似落雪。一阵阵,一层层。即使某时漫无目的举起三明治到嘴边尚未舔到酱汁,就电光火石的忽然于心脏表面刺了一下,完全没有任何启发前兆。

    以各种戏剧性的方式企图扒开他的心,在某个隐蔽角落觅下藏身之处。像个小黑点,长久而秘密地凝固在那里。直到某日,很多年之后的某日,他郁郁寡欢的倒下了,医生指着那里说,看,他得癌了,无药可救,病因就是这一个小黑点。